金祥彩票登录-降薪20%?7月起这家股份行将从工资中扣除“风险金”

金祥彩票登录-降薪20%?7月起这家股份行将从工资中扣除“风险金”

  原标题:降薪20%?中信银行:目前没有统一降薪的安排!罕见 7月起这家股份行将从工资中扣除“风险金”

  近日,四大行集中否认大幅降薪问题,此前据传降薪的中信银行也正式回应。

  8月7日,中信银行回应薪酬问题时表示,根据中信集团部署,中信银行将按照市场化原则和公司治理要求核定工资总额,工资总额与整体经营情况相挂钩。截至目前,中信银行没有统一降薪的安排。

  此前,一份中信集团的文件提到,拟在全集团开展“开源节流、降本增效”专项工作,树立过“紧日子”思想。通知要求达成费用成本“双控”、质量效率“双升”,在2020年度开源增效50亿元,节流降本100亿元。

  中信银行回应:目前无统一降薪安排

  近日,有社交媒体传出的一份聊天记录称,“金融业全体降薪,据传中信银行降薪20%。建设银行(港股00939)降薪30%”。有政策性银行从业人员在该群聊中确认,其所在的银行已经确认降薪,称由于申请下来的工资总额少了,且工资是由财政部拨款,因而“讨价还价的余地不高”。

  此外,另一份在职场社交软件“脉脉”中的贴文截图显示,一位认证为建设银行员工的匿名网民发帖称其所在的“某大省建行市支行已接通知今年省行不再拨款”,降薪或被坐实。在该帖中,包括建行、农行、中行、邮储行在内的国有大行,中信、民生、招行等股份行员工纷纷跟帖回应讨论,部分员工称有直接或间接降薪的情况,还有国有行员工表示“四大行这几年一直在降工资”。

  消息传出后,引起舆论热议。就中信银行是否大幅降薪问题,有媒体报道了一份名为《关于开展中信集团2020年度开源节流、降本增效专项工作的通知》的文件。在该文件中提到,中信集团要实现2020年度开源增效50亿元、节流降本100亿元目标。实施主体覆盖集团、股份、有限三层总部与各一级子公司,由各一级子公司向下属各级子公司层层传导分解管控目标。

  此外,中信集团要求,原则上管理费用总额(不含人工成本、折旧及摊销)同比下降10%以上,各子公司应结合上半年管理费用支出情况,充分考虑疫情影响,主动加大压降比例,特别是压降会议费、差旅费、出国费、业务招待费、办公费、业务宣传费、车辆费、租赁费、营销费等行政管理费用支出,提出合理的压降目标。

  针对网上流传的降薪传言,中信银行于7日下午回应称,根据中信集团部署,中信银行将按照市场化原则和公司治理要求核定工资总额,工资总额与整体经营情况相挂钩。截至目前,中信银行没有统一降薪的安排。

  就降薪传言,券商中国记者向多家国有大行、股份行人士求证。多位国有行、股份行人士向记者表示,暂未听说有确切的降薪的计划。不过,一位股份行江西分行人士向记者透露,总行已经下达要求,从7月起将从工资中扣除一笔“风险金”,五年后再返还,且此举措以前从未有过,今年才实行。

  另有银行总行人士表示,该行内部年初就传闻要降薪,彼时计划是未来三年每年总收入略微下调,今年的降薪已在发放的奖金中体现,但月度发放的工资并没有变化。

  另一位四大行广东某分行人士向记者表示,四大行工资相比一些股份行、城商行而言本来就低,虽然未听说有降薪计划,但目前业绩和各项指标压力都抓得很紧,任务重。

  四大行回应无降薪安排,按市场化原则决定工资

  7日凌晨,据新华社报道,工商银行(港股01398)、农业银行(港股01288)、中国银行(港股03988)和建设银行集中回应薪酬问题。

  中国工商银行表示,2019年,根据国务院部署,财政部推动实施了国有金融企业工资决定机制改革,按照市场化原则核定工资总额。工资总额与整体经营情况相挂钩,履行公司治理程序后决策确定。截至目前,工行没有统一降薪的安排。

  中国农业银行表示,农行2019年工资总额按照财政部国有金融企业工资决定机制改革政策核定,遵循市场化的基本方向及公司治理机制的相关要求,与农行经济效益同步增长。今年目前没有降薪的计划和安排。

  中国银行表示,2019年,根据国务院工作部署,财政部推动实施了国有金融企业工资决定机制改革,按照市场化的原则核定企业工资总额。中行按照改革后的政策规定,通过公司治理程序确定工资费用,职工工资与企业效益实现同步增长。目前,中行工资费用预算中尚无降薪安排。

  中国建设银行表示,建行工资总额按照财政部制定的国有金融企业工资决定机制核定,遵循市场化基本原则和公司治理要求,2019年工资增长与利润增长保持匹配。2020年以来,新冠肺炎疫情对全球和中国经济造成巨大冲击,建行积极支持做好“六稳”“六保”工作,加大向实体经济让利力度,与企业共克时艰、共生共荣。目前没有降薪的计划安排。

  四大行在回应中提到的国有金融企业工资决定机制,是今年1月由财政部印发的《国有金融企业工资决定机制实施细则》,确定了国有金融机构的工资计算公式。该文件明确指出,金融企业工资总额增长以贯彻落实国家宏观政策,服务微观经济、服务实体经济为重点,综合考虑经济效益、劳动生产率等因素合理确定。

  该文件还指出,金融企业未实现国有资本保值增值的,工资总额不得增长,或者适度下降。其中国有资本减值幅度超过10%的,工资总额降幅原则上不低于5%。券商中国记者梳理《实施细则》后发现,国有金融企业工资总额主要是受到净利润增幅影响,若净利润增幅为负,企业工资总额或将下调。

  今年以来,有关部门就提到过银行利润下滑的可能。5月24日,央行研究局课题组在《中国金融》杂志上发表的《客观看待第一季度银行业利润增长》一文中提醒,中国银行业利润不排除年内出现零增长或负增长的可能。

  曾有大行高管在公开场合提过,该行的成本收入比已经很低了,员工太辛苦,他们的收入和福利未来应该得到改善。

  券商中国记者统计六家国有银行2019年财报披露的数据发现,六大行员工超过182.8万人。根据国有大行披露的资产负债表“应付职工薪酬”一项,及各行公布的具体员工人数,可大致估算出国有大行员工薪金的平均水平。由于薪酬仅反映收入的一部分,且各层级员工薪酬水平不一,因此只作为参考数据横向对比各大行平均水平。

  记者计算后发现,职工平均薪酬最高的国有银行为中国银行,2019年员工人均年薪为11.6万元,平均薪酬最低的为工商银行,员工人均年薪为7.93万元。

海量资讯、精准解读,尽在新浪财经APP

责任编辑:刘万里 SF014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