赢咖官网注册-上海故事:近代上海安远路的垃圾焚烧处

赢咖官网注册-上海故事:近代上海安远路的垃圾焚烧处
原创 陶正桐 图溯上海
在人口聚居的城市,每天都会产生大量的生活垃圾。如果处理不慎,极易引发各类传染病,危害市民的生命安全。同时,随意丢弃、堆放的垃圾也有损城市的良好风貌。可以说,对生活垃圾的有效处理,是城市高效市政的重要组成部分,更是城市管理水平的体现。
旧上海街头各种预防疾病的告示
民国时期,上海虽然是远东首屈一指的繁华大都市,但同时也饱受着生活垃圾的困扰。请看当时报章的控诉:
上海,这个东方巴黎的大都会,是远东最繁华的都市,是全国市场的中心。它的一切,都占着领导的地位,商业,文化,以及其他的一切,胜利以来,当局为了要使这全国最大的都市于国际间辉煌,因此不断地整饬市容,但是整饬后的市容究竟怎样呢?那么,让我们来看一看……巷口是垃圾,路旁是垃圾,还有,还有弄内也是垃圾,原来垃圾出了笼,全部出清囤货垃圾如山,把个繁荣的大上海点缀成了天然的公园,你说是不是?(王穆:《大上海的马路,垃圾堆积如山》,《万花筒》1946年创刊号)
1933年英文版上海地图中的安远路垃圾焚化处
虽然这个报导存在某种刻意夸大的成分,但处理生活垃圾的紧迫性是毋庸置疑的。毫无疑问,任何时代的任何城市都有自己的一套垃圾处理体制,上海也不例外。简单来说,生活垃圾处理应该包括以下几个环节:收集、运输、处置,其中垃圾处置是极为重要的环节。今日垃圾处置主要采用填埋或焚烧的方式。实际上,在民国时期的上海,就已经采取了焚烧这种处置方式。位于安远路的垃圾焚烧处就是当时上海最重要的生活垃圾处置中心。
1944年《上海特别市第一区全图》可见“垃圾焚化处”
安远路(1943年前名为槟榔路)垃圾焚烧处兴建于1930年,同时兴建的还有位于茂海路(今海门路)的垃圾焚烧处。此外,关于焚烧炉的形制规模,租界工部局1932年的公报有详细描述:
槟榔路垃圾焚化炉内部之细工,及各项装置仍在进行中。烟囱一项,除外部之修饰外,业已竣工。火炉之砖工,除竖面及火管抽灰器外,现已告竣。垃圾起重器及火管钢骨,均在装置中。剩余物运输器,除细微之整理外,业经装就。循环唧筒,及地下室之一部分管工,亦已告竣。(《工务杂项》,《上海公共租界工部局公报》1932年第4期)
20世纪30年代末,安远路昌化路一带(李圣恺 提供)
可见槟榔路的垃圾焚烧炉在当时是颇为先进的。1932年,两处垃圾焚烧处正式开始运作。且为每天24小时的不间断运作,日平均焚化垃圾量为120—170吨(史梅定主编:《上海租界志》,上海社会科学院出版社,2001年,第505页)。1948年,上海市卫生局还对焚烧炉进行了一次全面检修(《上海市卫生局公告》,《上海市政府公报》1948年第13期)。至于其拆除的时间,还有待查考。
1947年地图中的垃圾焚化处位置
还应该说明的是,安远路垃圾焚烧处的修建与1929年发生的“顾子清私倾垃圾事件”密切相关。从1860年开始,公共租界工部局就将垃圾处理承包给个人,由承包人组织人员将垃圾运往郊外。1929年,垃圾清运承包人顾子清违反合同规定,私自将垃圾倾倒入黄浦江中,因而被海关处罚。过几天,他又将垃圾倾倒在黄浦江中,这一次海关将顾子清的垃圾船全部查扣。顾子清随即以多次受罚,无利可图为借口,向工部局表示不再承担垃圾运输工作。这导致公共租界的垃圾一时难以清运。迫于无奈,租界工部局只得雇工将垃圾在北京路外滩15号码头倾倒入黄浦江中。然而,这种做法遭到上海纳税华人会的强烈反对。在6月21日,纳税华人会致工部局总办的函件中,这种反对情绪表达得淋漓尽致:
阅报悉贵局违反市政上应尽之责任,忽视公共卫生,妨害水路交通,将垃圾任意倾倒河内,殊深骇异,本会不得不以贵局此举,为市政上退化之行为。查经过船户及沿河居户,饮用该河河水者尽为我国同胞,公共租界工部局此种谬举,有背市政原则。居民任意倾倒垃圾,贵局即加以处罚,今贵局有此退化之行为,界内居民,如全体藉口,尤而效之,贵局将以何辞执行卫生与交通上之行政,而所有市政上之信仰,恐因有失堕之虞,望贵局对于垃圾之处理,急行筹划一合理而妥善之办法,以重卫生而利交通。(《纳税会函工部局纠正垃圾倾河》,《申报》1929年6月21日13版)
旧上海垃圾运输
6月30日,江海关致函交涉公署,对租界当局的这种行为提出抗议,希望其找到解决办法。加之社会上的各种反对声浪。租界工部局不得不考虑建设垃圾焚烧处,并于1930年付诸实践。由此可见,安远路垃圾焚烧处的建设,虽然是出于现实的垃圾处理的需求,但也可以视作中外博弈的结果。小小的垃圾焚烧处,也有大大的历史。可以说,安远路垃圾焚烧处不仅是上海市政近代化的缩影,更是近代以来中国民族情绪交织的产物。
文章的最后,还是让我们回归到城市生活垃圾处理这个主题。在刚刚过去的2019年,上海施行了极为严格的垃圾分类投放制度,旨在实现垃圾的高效分类以及回收利用。这无疑是上海城市管理水平进步的体现。但如何将垃圾分类工作持续推进,培养市民良好的垃圾投放习惯,仍是一个艰巨的任务。除了垃圾分类收集外,垃圾处置方式也亟待创新。唯有如此,生活垃圾才能真正“变废为宝”,实现资源的回收利用,而非“一焚了之”。
参考文献
1、《纳税会函工部局纠正垃圾倾河》,《申报》1929年6月21日13版。
2、《工务杂项》,《上海公共租界工部局公报》1932年第4期。
3、王穆:《大上海的马路,垃圾堆积如山》,《万花筒》1946年创刊号。
4、《上海市卫生局公告》,《上海市政府公报》1948年第13期。
5、马长林、刘岸冰:《民国时期上海传染病防治的社会环境》,《民国档案》2006年第1期。
6、史梅定主编:《上海租界志》,上海社会科学院出版社,2001年。
↘ 点“在看”,把好看分享给更多的人
上海市测绘院
地图文化品牌
新品发布|叙说地图|上海故事
编辑丨张渊源
审核丨忻⿰静
原标题:《【上海故事】近代上海安远路的垃圾焚烧处》
阅读原文

更多精彩报道,尽在https://jannesvinta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