赢咖登录地址-

赢咖登录地址-

中超球队,赢球奖是一大笔开支

  稿件来源:原创 欧洲金靴 贝克足球 公众号

  最新消息表明,以巴萨等豪门为代表的诸多欧洲主流俱乐部,开始了一轮包括球员、教练、工作人员的降薪自救。但是在球员层面遭遇的阻力相当大。

  欧洲豪门中,球员薪水占到俱乐部整体支出一半的数量相当之多。如足坛第一薪资成本的巴萨,球员薪资占俱乐部营收的60%,皇马为49%,曼联为47%,曼城为55%。

  联赛停摆,收入骤减,俱乐部第一个想到的求生之道就是减薪,这一方法在五大联赛俱乐部中广为采用。

  目前巴萨一线队球员每年工资总支出为5.52亿欧元,其他部门的每年工资总支出为9000万欧元。如果联赛在6月30日前无法重启,巴萨计划给每一名球员降薪33.8%,这样就能节省出2.16亿欧元的薪水支出。

  但是球员则提出在本赛季剩余时间减薪30%,双方并没有就此达成一致。

  巴萨更衣室对于减薪政策已然分成两派,多方观察机构认为,梅西的看法会起到决定性作用。扣除降薪,梅西的年薪总计依然超过了3100万英镑,这对于数月几乎零收入的俱乐部而言是不小的压力。

  全欧洲比赛停摆后,巴萨将失去每场比赛带来的550万英镑的票房+周边销售的巨额收入。因此,巴萨俱乐部希望通过“ERTE”条款对球员进行减薪。

  同时,巴萨俱乐部的主席竞选也陷入僵局,按照原计划,下届主席选举将在2021年6月进行。但目前的迹象表明。如果巴托梅乌成功连任,与其路线格格不入的梅西(归属克鲁伊夫系)大概率会离开巴萨。因此此时俱乐部试图大幅减薪的策略让人们再次对梅西的未来产生了进一步的怀疑。

  巴萨之外,马竞和西班牙人等西甲俱乐部同样在谋求对一线队进行降薪,武磊甚至此刻沦为了一名理论上的“失业人员”。

  而马竞主帅、当世第一高薪教头迭戈·西蒙尼预计降薪30%,由于这将使他失去主帅薪资榜的头把交椅(4050万欧/年),也引发了广泛关注。

  不过皇马则是另一番风景,据悉皇马并不会出台相应的减薪措施,因为俱乐部目前财政情况稳定,能够应对这次新冠疫情带来的影响,算是世界足坛的一股清流。

  西甲动静颇大,但最早启动降薪是法国足球。3月19日,法甲亚眠俱乐部宣布全员减薪16%,开启了欧洲足坛的降薪潮。

  里昂俱乐部旋即发布公告:疫情期间全部球员列入临时失业状态;随后,法甲尼姆、蒙彼利埃、亚眠等球队也宣布了相同的决定。

  当前,意大利是欧洲疫情最严重的国家,意甲也是最早停摆的欧洲联赛。《罗马体育报》称,意甲联盟和意大利足协正在就减薪一事商讨,双方达成一致的话,就会向意大利球员工会提交一份正式提案。

  如果提案被接受,意甲球员将降薪两至三成。以意甲第一高薪的C罗为例,葡萄牙人年薪3100万欧元(将将持平梅西降薪后的水平),如果减薪30%,尤文俱乐部将少付出900万欧元。尤文全队降薪30%,则可以节省约8500万欧元——这对于经济增速迟缓、经营生态趋恶的意大利足坛而言,可谓救命稻草。

  困境中的德国俱乐部压力稍小,因为从教练到球员都主动地自愿分忧。德甲至少要停摆至4月2日,期间俱乐部将失去转播、赞助和门票收入。

  门兴格拉德巴赫的队员此前就自愿帮助因疫情陷入财政危机的东家。俱乐部体育总监埃伯尔透露,队员已经提出愿意放弃薪水。队长施廷德尔、前锋普莱亚和门将佐默等人的这个决定,可为门兴节省约100万欧元。

  德国政府也希望国难时期,作为高薪阶层的德甲球员能作出表率。德国巴伐利亚州州长索德尔就公开提议,“德甲的高薪球员可以考虑减薪,以帮助俱乐部渡过疫情危机。”

  昨夜,拜仁慕尼黑俱乐部官方宣布,全体队员、教练员与董事会成员将会降薪20%,以示共渡难关的决心。

  英超方面,《每日电讯报》表示,英超俱乐部将要求球员们集体降薪50%,在疫情期间共克时艰。

  不过,英超球队承诺会在比赛恢复后给球员补发这笔钱。据悉,英格兰职业球员工会(PFA)在巨大的压力下很可能会接受这个要求。

  上周四,国际足联和欧洲俱乐部协会以及国际职业球员联合会,已经召开长达3小时的视频会议,其中影响最大的讨论议题就是国际足联要求球员降薪50%,有可能在下周正式实施。

  赛季被拦腰斩断的欧洲人正在为降薪而讨论,那么对于迟迟等不来联赛开幕的中国俱乐部、中国球员,是否同样应该降薪呢?

  欧洲俱乐部的日子难过,事实上中超也好不到哪里去。相比五大联赛,中超俱乐部本来的造血能力本就低下,门票收入放在俱乐部的运营里面是杯水车薪,俱乐部更多还是靠母公司输血。

  2019年中超球员平均薪资为120.7229万美元(约合857万人民币)。2020赛季中超联赛开始执行严格的限薪令,即国内球员新签合同税前不含奖金顶薪不超过1000万人民币,入选国家队球员上浮20%,U21球员职业合同税前年薪不超过30万人民币,新签外籍球员工资不得超过税后300万欧元。

  虽然这一政策让球员工资有所降低,但整体基数对于不少大部分球队、尤其是刨除少量土豪寡头俱乐部之外的大部分平民球会,仍是巨大负担。

  过去一段时间,关于中甲、中乙俱乐部准入的新闻一直在发酵,直到现在中国足协也没有公布具体参加2020新赛季三级联赛的名单。这也让某些等待宣判的俱乐部在资金周转方面无法运作。

  恒大已发布盈利预警,预计2019年核心净利润约为408亿元,较2018年下降约48%。且出于“降费增效”的考虑,例如华夏幸福集团等正在进行一轮大范围裁员,同时伴随着区域优化和业务整合,这些实际情况对于旗下俱乐部的影响可想而知。

  从目前的情况来看,中超在4月份基本无法开赛,5月份能否正常进行也是疑问。商业利益受损,投资方大受冲击,疫情之下,中超中下游、以及中甲中乙的俱乐部在新的一个赛季里仍有不小降薪甚至欠薪风险。

  不过仰视上层的豪门俱乐部的话,事实情况似乎又让人顿觉一丝尴尬、哭笑不得:正是由于中国俱乐部并不依赖于比赛日的收入,且球员薪资层面往往赢球奖金才是支出大头,因而在降薪有无必要的议题面前,中超中上游的多家俱乐部其实压力并不大。

  同时在比赛停摆期间,场地费和赛事安保费也得以减少,这同样是一项支出大头。真乃应了一句话:足球有两种,足球与中国足球。

  由于职业联盟尚未建立,各家俱乐部还是要听足协整体安排。目前来看中国已是当前世界上抗疫成效最好的国家,中国国内联赛也有望在欧洲五大联赛之前启幕,所以中国运动员的降薪之虞,伴随着国内各行业的复工大潮,实际上要远逊于欧洲球员。